第七章 后汉三国
"爱书网"网站最新地址为 m.22ff.club

第七章后汉三国

“哦?如此说来,倒是在下的随从的不是了,若真如此,待我回去,必将好好教训他们一番。”俊俏公子颇为谦逊的回应道。

接着,俊俏公子话锋一转说道:“只是在下尚有一事不明,还请道长解惑。这条水路,在下家中的商队常年走过,适才过来时,在下也询问过经常走这条水路的随从,都说此地从未听说有人收郭叶飞的事情。莫不是道长欲效仿那剪径的贼人做那无本的买卖?”

“非也非也,之前没有不代表现在不能有,现在没有亦不能代表未来不能有。就好比世间的路,这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也成了路。而今,在下于这荒无人烟之地设下这服务区,旨在为过往船只提供方便,毕竟过往船只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你等这样成群结队,更多的是零星船只,行不凑巧,便在此处休息补给,却不比摸黑赶路更安全些。”胡鲤睁着眼睛便开始了胡诌模式。

闻言,那俊俏公子也不上当,转而说道:“阁下所说的什么服务区,怕不就是驿站吧?只是不知阁下于此处设立驿站,可有文书许可?不过见阁下只有一人在此,这驿站莫不是私设的?阁下如此行径与造反何异?莫不是以为此处远离荆州牧治所,州牧刘大人便奈何不得你了?”

听着新得到的信息,胡鲤沉吟道:“荆州牧、刘大人、荆州黄氏、黄硕,这些信息倒让我想起了一个大名鼎鼎时代,且让我再试探试探。”说着也不迟疑,张口朗声回应道: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阁下怎好凭空污人清白?在下说了,此地为服务区,顾名思义,是为过往船只提供服务的。过往船只行至此处,若是大船,船上自由休息之处,将船停在河道中便可,自然与我无关。如是小船行至此处,船中空间狭仄,不便休息,即可将船驶入这里,船内一干人等均可下船休息,同时也可进行补给。同时,船只停在我处,为免遭奸人破坏,造成损失,停船期间,船内一干人等均要下船登岸休息。当然,为了更加保险,离船前,做好财物登记,再支付些许报酬来雇在下看守。当然,若是实在是囊中羞涩,也可不雇在下,当然,不雇在下,若有什么损失那也与在下无关。雇不雇在下,全凭自愿,此为正经营生,怎地到了这位公子口中便成了作奸犯科之事?”胡鲤特地将公子二字咬的极重。

黄硕见在胡鲤口中占不到便宜,转而又质问道:“那不知阁下将我的随从扣押,意欲何为?”

胡鲤笑道:“还请看,从河道若想安全靠岸,有上下两条靠边的水沟可供出入;两条水沟之间,靠近岸边的大片水域较深可为船只停泊地;而停泊地之外两条水沟之间的大片浅滩为禁止驶入区域。为方便管理,水沟、停泊地均被人为挖深,而禁止驶入区同样被人为在水中用鹅卵石堆起了不少的石头碓,用以阻止船只闯入。”

“贵属过来时,强行闯入,以致船只搁浅。虽说最终脱困,但是破坏了在下设置的石头碓,总归是要赔偿。在下与其理论,他们却仗着人多还想将在下驱离。只可惜贵属几位虽长者男儿身,动起手来却像个小娘皮。”说罢,还轻蔑地瞟了那几个被绑起来的家伙们一眼,然后眼神便转向了死死盯着这边的黄硕。

只见那几个被绑起来的家伙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,而黄硕被气的满脸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,在他身后的随从一个个被激的睚眦欲裂但是却没有一个敢上前。

还没等黄硕一行有人搭话,胡鲤就接着说:“吾观阁下彬彬有礼,不矜不伐,知书达理,落落大方,特地过来想必不是为了与我这山野莽夫作口舌之争。那敢问公子打算如何赔偿在下的损失?”

胡鲤故意用知书达理落落大方二词来形容对面的黄硕,想要看“他”是如何反应。黄硕身后的随从都感觉对面的小道士好像是在服软在夸赞自家公子,但都感觉这夸赞的有点奇怪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;反观黄硕,因其身在局中,本身本就是女扮男装,听着这夸赞女子的话反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脸上的红晕更深了。

而这时从后方赶过来一直站在后方的齐姓中年人暗自嘀咕道:“这少年好毒的眼睛,女公子此次出门,乔装打扮不知瞒过了多少人,竟被这少年一眼看穿。”

没错,这齐姓中年人已经发现胡鲤识破了黄硕女扮男装的身份,随即后方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少年人莫急,吾观少年人谈吐不落俗套,行为不羁,应也不是一般乡野莽夫。虽不知阁下所求究竟为何,但未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,有些事好叫少年人知晓。我荆州黄氏在此地虽不敢说是那一等一的大族,但除了蔡氏、蒯氏之外,目前还没有哪家敢说能压我黄氏一头。而家主承彦公,虽不敢说天下闻名,但于这荆襄九郡却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虽不知鄙属与阁下究竟为何冲突,但不知道阁下能否看在我荆州黄氏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?阁下有何损失,一经查实,我黄氏一概承担,如何?”

听着齐姓中年的话,胡鲤平静的面孔看不出任何变化。不是这小子的城府深得已经达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地步,而是这家伙经历两世,虽说面容都极其好看,但是就是一副死鱼脸,表情没得变得。前世的时候,因为这幅面容,谈不到女朋友;别人介绍,光看照片加上语音聊天,介绍一个成一个,有几个女方倒贴都愿意,但是只要一见面,立马告吹,谁能受得了一个死鱼脸啊!

言归正传,胡鲤表面虽然平静,内心却心潮澎湃:“实锤了啊,荆州牧刘大人,荆州黄氏,黄承彦,荆州蔡氏,荆州蒯氏,后汉三国无疑了。只是这黄硕是谁?管她是谁,黄氏这么大,谁知道她是谁啊。就是还不知道目前是哪一年啊?”

“原来是黄老先生族人,适才多有冒犯,还望见谅。些许小事,说开便好,石头碓被冲开重新垒起便好,无甚大碍,无需介怀。”胡鲤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愣头青,俗话说:花花轿子人抬人,你敬我一尺,我就得敬你一丈。

齐姓中年闻言接着说道:“原来如此,多谢小道长海涵。适才听说小道长这里能够过夜,不知耗费几何?”